红楼梦·桃花行



桃花行(第七十回)

桃花帘外东风软,桃花帘内晨妆懒。

帘外桃花帘内人,人与桃花隔不远。

东风有意揭帘栊,花欲窥人帘不卷。

桃花帘外开仍旧,帘中人比桃花瘦。

花解怜人花亦愁,隔帘消息风吹透。

风透帘栊花满庭,庭前春色倍伤情。

闲苔院落门空掩,斜日栏杆人自凭。

凭栏人向东风泣,茜裙偷傍桃花立。

桃花桃叶乱纷纷,花绽新红叶凝碧。

雾裹烟封一万株,烘楼照壁红模糊。

天机烧破鸳鸯锦,春酣欲醒移珊枕。

侍女金盆进水来,香泉影蘸胭脂冷!

胭脂鲜艳何相类,花之颜色人之泪。

若将人泪比桃花,泪自长流花自媚。

泪眼观花泪易干,泪干春尽花憔悴。

憔悴花遮憔悴人,花飞人倦易黄昏。

一声杜宇春归尽,寂寞帘栊空月痕!

说明


    海棠诗社建立后只做了几次诗,大观园中变故迭起,诗社一散就是一年。现在,大家看了黛玉这首诗,提起兴来,重建诗社,改称桃花社。但这已是夕阳晚景了。


注释


1.闲苔院落——庭院里长满荒苔。

2.茜裙——茜纱裙。茜是一种根可作红色染料的植物,这里指红纱。

3.“雾裹”句 ——千万桃树盛开花朵,看上去就像被裹住在一片红色的烟雾中。程高本改“雾裹”为“树树”,“树树烟封一万株”语颇不词。

4.烘楼照壁——因桃花鲜红如火,所以用“烘”、“照”。

5.“天机”句——传说天上有仙女以天机织云锦。这是说桃花如红色云锦烧破落于地面。“烧”、“鸳鸯(表示喜兆的图案)”皆示红色。

6.春酣——春天酣睡。亦说酒酣,以醉颜喻红色。珊枕,珊瑚枕。或因张宪诗“珊瑚枕暖人初醉”而用其词。

7.影蘸——即蘸着有影,指洗脸。“影”,程高本误为“饮”。北齐卢士琛妻崔氏有才学,春日以桃花拌和雪给儿子洗脸,并念道:“取红花,取白雪,与儿洗面作光悦;取白雪,取红花,与儿洗面作妍华。”后传桃花雪水洗脸能使容貌姣好。

8.何相类——什么东西与它相像。

9.人之泪——指血泪。

10.杜宇——即杜鹃,也叫子规,传说古代蜀王名杜宇,号望帝,死后魂魄化为此鸟,啼声悲切。


鉴赏


1、《桃花行》与《葬花吟》、《代别离·秋窗风雨夕》的基本格调是一致的,在不同程度上都含有“诗谶”的成分。《 葬花吟》既是宝黛悲剧的总的象征,广义地看又不妨当作“是大观园诸艳之归源小引。”(第二十七回脂批)《秋窗风雨夕》隐示宝黛诀别后,黛玉“枉自嗟呀”的情景。《桃花行》则专为命薄如桃花的林黛玉的夭亡预作象征性的写照。作者描写宝玉读这首诗的感受说:“宝玉看了,并不称赞,却滚下泪来,便知出自黛玉。”并且借对话点出这是“哀音”。不过,作者是很含蓄而有分寸的,他只把这种象征或暗示写到隐约可感觉到的程度,并不把全诗句句都写成预言,否则,不但违反现实生活的真实,在艺术上也就不可取了。

2、《桃花行》与《葬花吟 [1]  》,《代别离·秋窗风雨夕 [2]  》相近,同为歌形体。歌行是古典诗的一种体裁,汉人或称歌,或称行,唐人因之,也通称歌行。关于歌行体的特点,前人看法亦不一。张表臣《珊瑚钩诗话》认为“体如行书曰歌,放情曰歌,兼之为歌行。”徐师曾《文体明辨序目》也道“放情长言,杂而无方者曰歌;步骤驰骋,疏而不滞者曰行;兼之为歌行。”他们将“放情”作为歌体形的重要特色。在《红楼梦》中,长篇歌行共有四首,其中林黛玉共占四首,另外一首为贾宝玉的《姽婳行》。曹雪芹这样安排,大概是因为歌行体“放情”的特征,与林黛玉、贾宝玉最为契合吧

《桃花行》虽然作于春暖花开之时,却充满了哀音。此诗的结构,没有固定的模式,或六句一换韵,或四句一换韵。

《桃花行》可分为两大部分,前半部分,从诗的开始到“烘楼照壁红模糊”。写桃花盛开的景象。花事缤纷,如同一场春梦。而后半部分,从“天机烧破鸳鸯锦”到结尾,写春梦化为虚无,桃花与诗人将同归于凋谢、憔悴的命运。

诗的前半部分,将桃花与诗人的自我形象对照着来写,而以”帘“作为两者之间的屏障。“帘”似卷非卷,隐喻未曾挑开的“心扉”。桃花与诗人之间那微妙的关系,正是黛玉与宝玉感情生活的真实写照。“桃花帘外东风软,桃花帘内晨妆懒”,一个“软”字与一个“懒”字,点明了两者各怀心事。宝玉、黛玉朝夕相处,在彼此试探之后,终于“隔帘消息风吹透”。但是,心扉虽然打开,人却不能朝夕相伴,只能“茜裙偷傍桃花立”。诗人的心事,如同春天的桃花桃叶一样,不断疯长,最后发展到“雾裹烟封一万株,烘楼照壁红模糊”,这壮丽的景象,代表着诗人对爱情的美好幻想。

诗的后半部分,则陡转直下。“天机烧破鸳鸯锦”,既是承接前半部分而来,桃花漫天盛开的景象,又可以理解成朝霞满天,为晨起梳妆作铺垫。诗人从甜美的春梦中醒来,在富丽堂皇的金盆中和泪梳妆。鲜艳的胭脂,让诗人联想到泪水和桃花的花瓣。诗人以泪眼观桃花,桃花犹自不觉。待桃花发觉时,诗人泪已流尽,春天逝去,桃花也随之憔悴。全诗以“一声杜宇春归尽,寂寞帘栊空月痕!”结束,含蓄地预示了诗人之死。“一声杜宇春归尽”,写杜鹃声中群芳散尽,隐含了大观园中所有女儿的悲剧。“寂寞帘栊空月痕”,写人去楼空,与“风透湘帘花满庭”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此诗形象地描绘了宝、黛爱情的历程,并表达了黛玉对未来的不详预感,难怪宝玉看罢此诗,竟要滚下泪来。



上一篇:明唐寅《桃花诗》赏析
下一篇:石阡说春之二十四孝